三明“90后”小夫妻深山育重楼 带动当地农民的

  在永安市贡川镇洋峰村,有一个家庭农场。农场主是任秉桢和邓雪雯这对90后小夫妻,他们在海拔1000多米的深山里,悉心培育了20多亩华重楼,带动了当地农户就业增收,今年,他们的洋峰重楼家庭农场获得了永安市级优秀创业创新资助项目二等奖、三明市级优秀创业创新资助项目一等奖,还获评“省大中专毕业生创业省级资助项目”。

  27岁的任秉桢毕业于福建医药学校中药专业,23岁的邓雪雯毕业于福建教育学院会计专业。2015年,他们放弃工作,选择自主创业,将目光投向了中药材市场。

  重楼是名贵中药材,药用部位为根茎,具有败毒抗癌、消肿止痛、清热定惊、镇咳平喘等功效,被誉为“植物抗生素”,是云南白药、宫血宁等中成药的主要组成药物。目前,仅有滇重楼、华重楼两个重楼品种列入《中国药典》。华重楼,别名七叶一枝花,是福建原生珍稀中药材。

  由于重楼药用价值高,市场行情持续飙热,野生重楼资源呈明显加速下滑趋势。在此背景下,任秉桢和邓雪雯从重楼的人工种植和种源保护方面入手,迈出了创业的第一步。

  2015年,任秉桢和邓雪雯专门去了云南临沧,在当地辗转了好几个滇重楼种植基地学习种植管理技术,这一去就是半年。

  “有什么要干的活儿尽管安排,我们不要一分工钱,就想学点技术。”虽说从小到大没干过什么农活,但他俩跟基地工人同吃同住,卖力干活,身上见不到半点娇气。

  由于当地气候、地貌复杂,暴雨、泥石流等自然险情时有发生。而种植基地大多位于偏远边境,信号不好,任秉桢夫妻俩也因此经常跟家里“失联”。

  2016年,任秉桢夫妻俩从云南带回了1万多株滇重楼苗,又在永安选购了1万多株野生华重楼苗,他们在贡川镇洋峰村创立家庭农场,开始了重楼试种。

  洋峰村是偏远高山村,海拔1000余米,距永安城区近30公里。山野田间,常年雾气缭绕。“重楼生长的适宜温度一般不超过25℃,湿度在70%左右。”任秉桢经过一番考察,这才选定了洋峰村。

  重楼宜阴畏晒、喜湿忌燥。重楼种子一般在9-10月采收,种子状似炸开的红石榴,到了第二年4-5月种植,根茎多年生长,茎叶当年倒苗。

  2017年春天,任秉桢夫妻俩试种的滇重楼因为“水土不服”,几乎“全军覆灭”,少有发芽。相反,华重楼都发了芽。这之后,他们全部种植华重楼,并慢慢扩大规模。

  俗话说,苗好七分收。任秉桢夫妻俩通过自主研究、请教专家等方式,攻克了重楼种植出苗困难、人工种植技术不成熟、生长缓慢、产量低等缺点,利用低温干燥育苗技术,使用特殊方法诱导多芽头产生,提高了重楼出芽率、成活率,从而获得多倍产量提升。

  “普通重楼一般顶多两三个芽头,我们培育的多芽重楼,最多时有12个芽头。”任秉桢开心地分享道。在农场管理和育苗过程中,他们也得到了永安市科协、农业局等部门的支持和帮助。

  为了预防重楼猝倒病,他们在农业专家指导下科学用药,及时疏通地里积水、清理芽头覆盖物。在农场,他们还设置了自动喷灌系统,晚上自动定时定点喷灌。他们种植的重楼,不施用化肥,而是使用羊粪、木屑等有机肥,采用生物杀虫法防治虫害,而当地多低冷气候,这也成了天然“杀虫剂”。

  去年永安竹博会上,洋峰重楼家庭农场的华重楼引起了福建承天药业公司来宾的兴趣。很快,承天药业联系了任秉桢,跟他一口气订了10万株重楼苗,还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这笔订单为任秉桢夫妻俩“挖”到了创业的“第一桶金”。

  “现在,重楼的行情是块茎一斤500元左右,重楼籽一斤600多元。”任秉桢说,农场通过销售重楼苗等,2017年度实现盈利40万元。今年,作为福建省中药材产业协会会员,任秉桢参加了第二届中国重楼产业发展研讨会。

  在洋峰村,曾有村民种过野生华重楼,却以失败告终,亏了不少钱。所以,许多村民一开始并不看好这个家庭农场。但是,在任秉桢夫妻俩的不懈努力下,农场经营越来越好,让村民看到希望“钱”景。

  作为永安市华重楼繁殖推广示范基地,任秉桢和邓雪雯以“农场+农户”的形式,实行合同回收制,由农场提供重楼优质种苗、专业技术,农户参与种植,再从农户手中回购,让农户不愁销路,共同致富。他们还为农户专门编制了《华重楼丰产管理技术讲解》的科普册子。

  目前,洋峰重楼农场的创业团队共有大学生4人,常驻雇工10人,临时雇工40余人,已陆续带动洋峰、双峰、张荆等村10余户农民发展重楼种植,其中贫困户5户。

  如今,任秉桢夫妻俩还引进种植白芨、泽泻、栀子等特色品种,并充分发挥基地高山优势,通过多重复合农业科学创收,发展了50亩反季节无公害蔬菜,带动当地四五十户农民增产增收。(记者 陈莉莉 杨其娥 罗光荣 文/图)